“我,南易天,可以寵妾,但是絕對不會滅妻。”方曼珠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的,但是從她進府以來,每一次看見戰晴她都是冷冰冰的樣子,府裡的丫鬟她也問過,南易天并不寵愛戰晴,兩個人坐在一起的時候也形同陌路,南易天怎麼會警告她不準碰戰晴。

    “方曼珠,我知道你想要什麼,該給你的一分都不會少,不是你的你千萬别碰。”依舊是輕聲輕語的模樣,她也很聰明,南易天得罪不得,方曼珠直視着他的眼睛,獻上一吻,輕聲道“易天,我記得了。”

    南易天得到了想要的回答,果然是聰明的女人,也是複仇的利器。整個方家都恨陸卿風,很好,那他倒是要幫她一把。有同一個敵人就是一家人。

    南易天舔了舔被吻過的嘴角,嘴唇像嗜血一樣的紅,襯的他整個人更加邪魅和陰狠。

    把宮中送來的請帖扔在了桌子上,南易天奪門而出,隻留下一句話。就去紙金樓喝酒去了。

    “三天之後太後壽辰,打扮得漂亮點,别讓我失望。”

    丞相府

    元穆清跟姨母約好了今天來家裡做客,她除了幾樣點心也不知道姨母愛吃什麼,讓葉子從庫房裡挑了幾樣首飾,打算送給姨母和表妹。

    聞家三人坐着丞相府派來接人的馬車,車夫态度也十分恭敬,馬車直接從側門進了府裡。三人下了馬車,都被這陸府的風景驚呆了,外面是那麼低調,裡面卻給人别有洞天的感覺。

    元府給人的感覺處處是幹淨利落,丞相府就不一樣了,處處精緻,低調但是讓人過目難忘,足以看出主人布置的時候,花足了小心思,放足了雅趣。

    單看那曲折的回廊,不是鮮紅的那種豔麗,而是像棗紅一樣的優雅,與墨綠色的木蘭枝葉遙相呼應,給人最質樸的美的感覺。

    元穆清早早在花廳備好了茶點等着姨母三人,他們一來,元穆清熱切地跟姨母手拉手叙着家常。

    “怎麼沒見到姑爺呢?”

    陸卿風确實不在府内,昨晚她歸家後等了半個時辰陸卿風才回來。還不是這選官制度的問題,元穆清雖然沒有過問,但是陸卿風也問她有什麼看法,她随口一答,不如加開一次科舉,不知道她說的對不對,總之一大早陸卿風就上朝了。

    “他太忙了。”元穆清如實回答着。

    “丞相确實是日理萬機,不過他應該多陪陪你啊。”姨母擔憂的看着元穆清,她其實除了心疼陸卿風,對于他這麼忙也沒什麼意見,知道他肩上的擔子多重,自己隻要替他守好這個家就好了。

    “姨母不要擔心,卿風對我很好。”

    她跟姨母在這邊聊着,卻把聞錫跟聞甯晾在了一旁,她們談的都是些成親後的管家瑣事,表哥表妹沒有成親,想來在這聽着也着實無趣,更麻煩的是聞甯一直在花廳裡晃來晃去,東看西看,她還要照顧着,實在無暇。

    “葉子,帶表妹去看看我給她準備的房間。匡廬,你帶表哥去随便看看。”陸卿風直到今天家裡要來男客人,特意把匡廬留在家,現在看來,元穆清覺得丞相大人真的想得很周到。

    葉子帶着聞甯去往後院的西廂房。元穆清不知道小女孩家喜歡什麼,隻能照着自己喜歡的準備,西廂房被布置的倒不像是客房,像是主人的房間。

    聞甯随着葉子在長廊裡走着,丞相府不僅地段好,裡面的裝飾也很有品味,估計是姐夫弄的,父親說過,自己那個表姐粗俗無禮,怎麼會布置的這麼雅呢。

    已經西廂房,聞甯就很喜歡這布置,看來丞相府真的奇珍異寶數不勝數,這用的物品雖不起眼,但是都價值千金,這白玉花瓶,襯的這紅色的薔薇花更加豔麗别緻,還有這牆上挂的字畫,哪一副不是名家之作。

    沒想到自己那個無才無德的表姐這麼有服氣,不僅丈夫是丞相,家中還這麼有錢,聞甯一想到自己那在京城之外的家,還有家中挂在牆上的父親的字畫,她都覺得不想回去。

    聞甯唯一不喜歡的就是這房中的熏香,竟然是茉莉香,這麼清淡的香氣怎麼能配得上她。

    “哎,你,把這香給我換成玫瑰香。”聞甯擡手指揮着眼前的葉子。葉子什麼時候受過這等驅使,但是想到小姐叮囑自己好好招待姨母一家,她也就忍了。葉子出門喚了專門調香的丫頭,給這位大小姐換了香。

    “聞甯小姐,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先下去了。”葉子隻想趁機溜走,趕緊回去複命,再也不想伺候這大小姐了。

    “哎,你等一下,我看着你挺機靈的,這兩天你隻伺候我就行了。”葉子聽到這話快驚掉了下巴,她自小跟着元穆清,兩人情同姐妹,她如今的脾氣和機齡也是因為元穆清這個主子對她寵愛有加。

    葉子始-->>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内容存儲和複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