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我認識就不行了嗎?”林清柔有些好笑地說着,怎麼這個高杏一聽到自己認識這種花之後這麼激動呢?

    “行啊,隻是沒想到而已嘛,看來你也喜歡這些嘛,不像我姐姐,我姐姐就不喜歡這些,這海棠還是我跟她說了好多回她才同意讓我中的呢。”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高杏不知不覺地就直接說出了這些。

    平時高杏很少會和别人說這麼多這些的,畢竟她那個強勢的姐姐也不給她随便在外面跟别人議論她,不過今晚高杏就是下意識地沒把林清柔當外人了,許是因為林清柔此刻周身的氣息能輕易讓人放下心中最原始的防範。

    “這海棠原來是你種的啊,開的真好。”說着林清柔又打量了一下周圍的這些海棠花,不過,下一秒她似乎又意識到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了,“不對啊,你們不是這幾天才來到高陽市這邊的嗎?怎麼可能種得了海棠。”

    其實不用高杏多解釋什麼,從最近這段時間一來發生的這些事情以及高杏這個名字林清柔就能猜到這高杏就是高氏的人了。而且前幾天宋苗還整天嚷嚷着高氏的事情,據宋苗所說,高氏的确是最近幾天才說來到高陽市的。

    “其實在我來到這裡之前一直生活在國外,我姐姐的确是這幾天才過這邊來的,不過我可是幾個月前就來這裡了的,這些海棠也是剛來這裡的時候就之後就種了的,而且但是是直接中的成苗了的,所以才能這麼快的就開花。”

    林清柔點了點頭,她對人家的家務事并不是很感興趣,剛才其實也就隻是随口一提而已,點頭也是在表示着她對别人說話的一種回應,這是一個禮節性問題,林清柔也總是能注意到這些。

    “高氏集團是你姐姐創立的?”林清柔一直聽着她說姐姐姐姐的,随即也就有了這麼一個大膽的猜測,她平日裡根本就沒有關心過這些,所以也就不知道高氏集團的總裁其實是一個女人這個消息。

    高杏倒是有些意外了,“你這也太孤陋寡聞了吧,居然不知道我們高氏集團的總裁是我姐姐?你真是的神奇的物種。”其實高氏集團之所以這麼出名并不是因為他們究竟有多有資本,而是因為之前從事的娛樂行業,所以在宣傳方面做得不錯,而高氏集團女總裁自然就成為了其中一個很有賣點的炒作點。

    林清柔摸了摸脖頸,有些心虛,的确,平時她是挺少會關注這些消息的,所以才會聽都沒有聽說過這些,“那你姐姐還挺厲害的,一個人居然能夠創辦這麼強的一個公司,真令人佩服。”

    林清柔一直都覺得這種獨立自主,自立自強的女子很厲害,她也一直都打心眼裡敬佩這樣的女子。不過這樣的人的确很少,這些年林清柔也沒有遇見過,沒想到這回倒是真的被她知道了一個。

    高杏卻癟了癟嘴,對林清柔的言語并沒有太大的認同和感覺,“我姐姐這樣的人有什麼好的,太強勢了,而且眼光還高,這麼多年了還一直都是單身,我都要覺得啊,她這輩子都嫁不出去了,然後就一直留在我身邊折磨我。”

    林清柔笑着摸了摸高杏的頭,“你呀,有個疼愛你的姐姐還掀起,我可是做夢都想要有個姐姐的,可是老天卻不給我這個機會,沒有辦法,隻能羨慕你了。”

    高杏笑了一下,她平日裡可是很抗拒别人做這個動作的,但是林清柔做的時候她卻意外的沒有多少抗拒的心裡,“你是沒有見識過她的控制欲,你要是見了之後絕對就不會這麼說了。”

    “哎?那不就是我姐姐嗎?”真是說曹操曹操到,後花園的拐角處,此時正走出來一個人,那人身着紅色的修身長裙,完美的身材也因為這個打扮而顯露無疑。烈焰紅唇,長卷的頭發更是将那臉蛋襯托的精緻撩人。

    林清柔不是沒見過美女,但是像這個人這麼有氣質,有氣場的的确不多見,那撩人的一切,就連身為女人的她都覺得動人極了。此刻林清柔心裡隻有一個心思:她要是男人的話絕對會愛上她的。

    “哎?我姐姐身後的那個人是誰啊?長得好好看啊。”此時拐角處又走出來一個人,那人林清柔再熟悉不過了,那不是杜澤明嗎?

    兩個人以前以後走着,走在前面的紅裙美女時不時會回過頭去看一眼杜澤明之後繼續說這說明,兩人看起來似乎是談得很開心的樣子,林清柔看着這樣的畫面,說不清心裡是什麼滋味。

    羨慕嗎?嫉妒嗎?她不知道,她現在隻知道,眼前這個和杜澤明走在一起的,是高氏集團的總裁,是一個真正可以和杜澤明比肩的人,而且這兩人看上去,郎才女貌的,真的好般配啊。

    林清柔和高杏都愣在了原地,他們誰都沒有出聲去呼喚那邊沒有注意到他們的兩人,林清柔是因為愣在那裡心情複雜,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好。而這高杏嘛,則是好不容易見到自己姐姐身邊能夠有個這麼好看的男人。

    “-->>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内容存儲和複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