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

    被容墨保護得嚴嚴實實,壓根沒有受到地靈侵襲影響的葉千璃,她還沉浸在自己的感悟之中。

    早在五顔六色的聖花,不斷聚攏向洞穴時,她就隐約感知到了,自她身體裡微微顫出的異動。

    那是她身體裡,有且僅有的太乙血脈發起的顫動,似共鳴又似忌憚,讓她大受震動!畢竟她自從失去力量後,已經很久無法感受到,自己身體裡的力量了。

    所以在她确定容墨隻是再次吐淤血,并非身體出了狀況後,她就沉靜在了,身體裡的微妙變動中。

    于是那些原本是被地靈驅使着,要吞噬葉千璃的聖花,很快就被她身體裡,緩慢流溢出來的太乙氣息反噬。

    奇怪的是,太乙力量反噬聖花時,後者卻像是受虐狂似的,忽然興奮起來的!不斷聚攏過來不說,還争相湧進了葉千璃的身體裡。

    這才有了之前的,那些聖花的“乳燕歸巢”之勢,直到眼下……

    “嗡!”

    當最後一縷聖花力量,被納入葉千璃的丹田之後,她那原本呈現出淡淡紫意的丹田,就似被提純了似的!微震出濃醇的紫光。

    這還不算……

    “唰!”

    由紫光散出的!類似太乙神花的生息力量,還在流溢入葉千璃四肢百骸的同時,蘊養着她支離破碎的經脈、根骨。

    讓葉千璃隐約有種小花花歸來了,她正在被小花花治愈之感,但這種感覺又不太像,仿佛差了點什麼,又似乎多了點什麼。

    葉千璃不太明白,但她卻直覺,如果能弄明白,也許她就能再次覺醒小花花!讓小花花回到她的身邊。

    這種感覺很微妙,讓她不能的沉醉其中,直至此刻——

    “嗡!”

    嗡然散出淡淡太乙神息的葉千璃,她就像是剛被打通了奇經八脈的修者,體内所有的淤氣沉珂,俱在這一瞬間!被強勢的太乙神息驅震出去了。

    曾經曆過神衰,力衰和人衰的葉千璃,她的身體本就是不死不滅,非常強韌的存在,如今……

    “唰——”

    當太乙的力量!沖破桎梏的,從葉千璃的丹田裡,散震出來時,她也再次獲得了全面的新生。

    那幹涸的識海!那散盡的力量,那虛弱的體魄,全都在這一刻,全面複蘇的被太乙神力帶了起來。

    太乙。

    生生不息;

    太乙。

    無所不容;

    太乙。

    信即不滅。

    ……

    “唰!”

    “唰!唰,……”

    無盡的太乙神息,不斷升騰!不斷流溢,甚至把整個洞穴,乃至洞穴之外的周遭,都覆蓋在了紫意盎然之中。

    “神女。”有似群唱而喚,又似一人在遙遠處呼喚的聲音,便在這一刻!響徹于葉千璃的識海裡。

    聽得葉千璃心神巨震!又似被蠱惑般的聽到,“神女,你想要重生九天祝融火麼?”

    “想!”葉千璃當然想,她如何不想。

    “神女,你想讓小花歸來否?”

    “想!”葉千璃回答得更堅決了!小花花是第一個能用人聲和她溝通的天賦,又對她頗為依賴,還十分可愛,她當然想要小花花回來。

    不僅是小花花,她還希望神符,紫微星辰,人皇先祖,怯弱水,暗主先祖,混沌源雷都回來。

    她和他們并肩作戰了那麼久!他們早已是她身體裡的一部分,當初剝離獻祭了他們,就等于将她的身體一部分都剝離了。

    她雖然還活着,但一直都不完整!哪怕她知道,結果其實已經很好了,但如果可以的話,她當然想要他們都回來。

    她想的!她很想。

    “你即主。”似唱似幻的聲音就輕輕的說,“你願,即生,即存,即規則,即定律,即合理。”

    “什麼?”葉千璃微微一怔,卻心如被鼓擂般,響出足可震聾了她的動靜,但她有些不敢相信!可是——

    “如你所願。”似存在又似不存在的聲音,吟唱在葉千璃的耳邊,說出了讓她心潮如海!波瀾狂起的指引。

    如你所願!

    你即主!

    主則掌生死泯滅,規則定律。

    主之意!即合理。

    這……

    葉千璃陡然睜開了雙眸!眸中洩出了無與倫比的亮光,讓一直密切注意着她的魔盒,驟然以為看到了永恒的不死金烏。

  -->>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内容存儲和複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