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經語頓時被沐顔噎住了。

    他臉色有些發紅:“可是……可是……那邊傳來的消息,不是說那位鳳舞姑娘是鳳凰神血嗎?師父看樣子是信了的。”

    鳳舞心中暗想,在這地方出現,還能自由走動的,絕不是一般人。

    沐顔神醫在東桑國地位尊崇,也就罷了。

    這位步經語的師父……莫非是?

    鳳舞腦海裡浮現那位月下看書的美髯儒将,眼眸微微半眯着。

    果然!

    沐顔瞪了步經語一眼:“你這是拿你師父來壓我咯?”

    步經語忙道:“沒有沒有,豈敢豈敢。”

    沐顔:“左丘先生是左丘先生,你是你,他隻是你老師,不是你親爹,你想拿他炫耀,也不看他樂不樂意,小心他惱了,直接将你逐出去,反正被他逐出去的人,也不是一個兩個了。”

    步經語似乎很害怕,忙道:“師父自然是最好的,這世上再沒有比他更聰明的人了。”

    誰知,沐顔神醫卻淡淡輕哼:“那倒未必。”

    步經語驚奇:“這世上,還有人比老師更聰明的人?”

    沐顔神醫:“怎麼沒有?有的。”

    步經語:“誰?!”

    他根本就沒有提冷夜枭,可見,這位冷太子的智謀是不如左丘先生的了。

    沐顔神醫指着烏巢城堡方向:“對家。”

    步經語:“你是指……那位君殿下?”

    聽他們提到君臨淵,鳳舞更是一動不敢動了。

    她雙手抱膝,蜷縮成一團,藏在草叢裡,一時半會兒這兩個人還真沒發現鳳舞的存在。

    不過……他們提到君臨淵的時候都不敢直呼其名,隻稱君殿下,可見君臨淵給他們造成的恐怖影響力了。

    眼前這兩個人,似乎越來越投機,幹脆沒走,在鳳舞前面的草地上坐下了。

    沐顔神醫點頭,眼眸閃過一縷溫柔光芒:“确實是那位君殿下,他智謀深遠,聰明絕頂,左丘先生也是遠遠不如的。”

    “不可能!”步經語對他家老師那是絕對崇拜的,哪裡允許别人說這話。

    沐顔神醫冷笑:“我當然知道左丘先生計謀深遠,運籌帷幄,可是,我曾親眼見到,左丘先生敗于那位君殿下之下,你來的晚,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步經語鼓着腮幫子,似乎很不高興。

    沐顔神醫拍拍這位小少年腦袋:“你才十二歲,是你老師将你從那個地方帶出來的,你崇拜他,沒人攔着你,我知道左丘先生是絕頂聰明之人,可是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不過你也别惱,敵國那位君殿下,怕是活不長了。”沐顔神醫臉上不知道是高興還是不高興,她聲音中透着濃濃的憂郁和感慨。

    “他當然要死了!等我們殿下服用了仙靈果煉制成的丹藥後蘇醒過來,對方那位君殿下卻會永遠沉睡下去,那是,太子殿下就會帶領我們攻打烏巢城堡!”

    說到這,步經語興奮極了!

    鳳舞的眼眸卻危險的半眯起來。

    君臨淵永遠沉睡?

    烏巢城堡覆滅?

    這些人怎麼盡做美夢呢!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内容存儲和複制